少年被15人围殴自卫伤人一审无罪 检方抗诉称是故意


走出看守所近两个月了,但小蒋依旧每天都在担心会被重新“抓”回去。一年前,小蒋还是湖南省吉首市的一名初二学生;现在,他是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。

将时钟拨回2019年5月17日,那天在吉首二中校园内发生了一起伤人事件,改变了小蒋的人生轨迹。当天中午,学校男厕所里,还差一个月满15岁的小蒋,被同年级的15名学生围着:对方一人上前,将小蒋摔倒在地,随后十余人一拥而上,对他拳打脚踢。

▲16岁少年小蒋

混乱中,小蒋拿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折叠刀乱舞,刺伤了围攻他的3名同学。其中,两人为重伤二级,另一人为轻微伤。

吉首市人民法院认为,这是一起以多欺少、以众凌寡的校园暴力案件,在被动、被欺凌的孤立无助状态下,面对他人围殴,小蒋进行反击,构成正当防卫。2020年7月6日,法院一审判决小蒋无罪。

▲检方认为,小蒋并非孤立无助,可向师长求助却未求助。

不过,检方则持截然相反的意见。在小蒋被无罪判决后的第十天,吉首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,认为小蒋并非孤立无助,可向师长求助而未求助,最终将二人刺成重伤,不构成正当防卫,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责。

而小蒋始终认为自己是“正当防卫”,认为对方无事生非,主动动手殴打他,小蒋拿刀是没有办法,只是为了保护自己。据悉,两名受伤学生的家属一致对一审判决结果不服,希望上级法院“公正判决”。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,目前,该案正在二审阶段,暂未明确开庭时间。

【事先准备的折叠刀】

事发当天,小蒋的同班同学孙某彬带着6名外班学生来到教室。几名外班学生首先进去,喊小蒋“去厕所”,被小蒋拒绝了。

根据吉首市人民法院审理查明的案件经过,孙某彬见状,亲自走进教室,再次喊小蒋“去厕所”并表示,“如果你不去,我们就强行把你带过去。”小蒋被迫跟着7人去了学校一楼的男厕所。

而这已经不是小蒋第一次被喊到厕所去了。在厕所内,即将发生的是,15名学生与小蒋之间的一场肢体冲突。

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一审判决书内容显示,小蒋与孙某彬性格不合,此前发生过口角。事发当日上午早读前,孙某彬等人假称“商量事情”,将小蒋喊到厕所。在厕所,孙某彬告诉小蒋“我要打你,你怎么办”;小蒋回应,“要打可以,但不要在学校里打,放学后到外面单挑。”

早读课后,小蒋上厕所时,遇到了孙某彬、胡某等五六名学生。孙某彬叫小蒋过去,被拒绝。一名身材较胖的学生强行拉拽小蒋过去,有人拉扯了小蒋的衣领、踢了一脚,随后有人喊“上课了”,孙某彬、胡某等人便离开了,“这次没有打成。”

据了解,胡某也是该校初二年级另一个班的学生,同样与小蒋有矛盾。根据一审判决书内容,一次春游时,小蒋与同班女同学讲了几句话,被胡某认为“招惹了他女朋友”;胡某要求小蒋给他买包烟赔礼道歉,否则就要打他。

对此,小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花7元买了一包红旗渠牌香烟,但胡某嫌烟“太差”,没有收下。

事发当天上午第二节课后,孙某彬在厕所又遇到胡某等人。一人“烦躁小蒋”,另一人认为小蒋“欠一包烟”,两人商量之后,都决定要打小蒋。

“要打小蒋”的人越来越多了。午饭后,孙某彬、胡某等15名学生在厕所里,当孙某彬提出“放学后与小蒋单挑”的意图后,胡某等人说,“要打就中午打,放学后难得等人。”

▲小蒋伤人时使用的折叠刀(图样)

2020年9月1日,小蒋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称,当他明确拒绝去厕所后,孙某彬“威胁我说不去的话,到了学校外面喊社会上的人打我”;于是,小蒋从课桌内拿出一把折叠刀(非管制刀具),藏在右手衣袖内,跟着孙某彬等人去了厕所。

根据小蒋的供述,折叠刀是事发前一天,一名同学丢在他桌上的,“前一天胡某来找我说要打我,很多同学过来问我怎么回事,其中一人把刀丢在我桌上,我就收了起来。听到胡某说要打我,我一直坐在位子上沉默,不知所措,没有抬头看,所以不知道是谁把刀给我的。”

【15人与1人的冲突】

“我知道他们要打我,我拿工具刀就是想吓一吓他们,让他们别打我。”小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但事发时,他还没来得及吓唬对方,就被一名高个学生放倒在地。

小蒋说,到了厕所他才看到,里面已经有七八名学生在“等他”。走进去后,小蒋站在一边,另一边是胡某、孙某彬等15人,他们将小蒋围了起来。

除了孙某彬,其余14人都不是小蒋的同班同学。小蒋对红星新闻记者说,这些学生他绝大多数都不认识,被围住时,也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话。

根据胡某的证词,小蒋被围住后,问了句“你们谁先来打我”;另一名参与围殴小蒋的学生也说,小蒋问“哪个开头打我”。胡某等人商量后,决定由个子高的陈某林首先动手。

胡某、孙某彬、小蒋等人的讲述,及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,还原了这起伤人事件的大致经过:陈某林走上前,用左手勒住小蒋的脖子,小蒋一下就被摔倒在厕所的地上;同时,陈某林也被小蒋拉倒在地,两人扭打在一起。

▲双方发生冲突所在的男厕所

此时,其他学生便一拥而上,对着小蒋拳打脚踢。根据一审判决书,受到众人殴打的小蒋,拿出事先藏好的折叠刀乱舞,将陈某林的腰部左侧、背部捅伤,将吴某的左大腿划伤。

殴打大约持续了一分钟,大家便停手散开。吉首市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如此描述:小蒋从地上爬了起来,背靠厕所蹲坑的矮墙,无力地坐在地上。

“这时,另一名学生陈某涛从背后掌掴小蒋,小蒋转过身,用折叠刀向陈某涛捅了一刀。其余学生再次一拥而上,打了一阵后散去。”法院在判决书中称。

小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坐在地上,“头很晕,一个人又跑过来扇我一耳光,我被扇得晕头转向,以为他们又要来打我了,就用折叠刀刺向了他。他们继续踢我,踩我的头,然后散去了。我身上很多淤青,手也被划伤了。”

众人散去时,小蒋放了一句“狠话”:“在座的各位都是‘垃圾’。”

小蒋对红星新闻记者说,当时之所以说这样的“狠话”,是因为“我打不过他们,只能骂一下他们,口头上占一点便宜,出一下心里的委屈。”

被刺伤的3名学生陈某林、陈某涛、吴某被送到医务室治疗。后经鉴定,陈某林、陈某涛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,吴某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。

小蒋独自回到教室后,发现对方几人在医务室治疗,便赶到医务室门口,拍打大门,被同行师生劝阻后方才离开。陈某林、陈某涛等人说,他们在医务室内,听到小蒋在门外一边拍门一边喊叫“捅死二人”之类的话。

“那时我觉得很委屈。我的手也受了伤,我就跑去敲医务室的门,想让医生先给我治疗。他们先打了我,还优先治疗,我心里不服气。”小蒋说,被劝阻离开后,他用卫生纸简单包裹了伤口,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到小诊所进行包扎。

【“被排挤”的外地学生】

回忆起去年的事,吉首二中的数学老师、小蒋的班主任石英利仍觉得十分遗憾。

石英利说,小蒋不是调皮捣蛋的学生,成绩在班上能排十来名,在全年级也是中等偏上,数学成绩尤其好。平时午休期间,石英利会把小蒋和其他一些数学成绩好的学生带到办公室辅导功课。

但事发那天(2019年5月17日),学校恰好在开教师大会,石英利没空辅导功课,小蒋留在了教室里。

▲案发时小蒋就读于吉首市第二中学

小蒋的爷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们一家是湖南省邵东人,小蒋3岁时,父亲因病去世,母亲在吉首市打工,孩子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上初中时才转学到吉首二中就读,“转学过来时还降了一级,所以年纪比同年级的孩子大一点。”

石英利也说,小蒋作为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,初中才转学过来,“和吉首的孩子不熟悉,口音上不能融入这边。他讲普通话,其他孩子讲湘西话。所以显得有些内向。”

“如果那天他第一时间和我讲了,可能也不会这样了。感觉他非常冲动。”对于去年发生的这起校园冲突,石英利说。

但小蒋对此有不同的看法。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在学校里,他时常因为“外地人”的身份遭到其他学生的排挤、打压,“初一刚转学过来的时候,也被别班的学生欺负过,我和老师反映了,但最终学校只是批评了他们,没有怎么处理。我就觉得找老师没用。”

石英利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,小蒋初一时被其他班同学殴打过,“我们班在3楼,另一个班在一楼。他站在楼上往下看,对方就说‘你看我了’,双方发生了矛盾。可能是排挤他是外地学生,他马上给我讲了。”

石英利说,那一次小蒋被欺凌后,“对方给了一定的赔偿,双方家长也谈好了。当时都处理好了,他没有和老师讲过他心里不服。可能因此存在一些心理阴影,不信任老师。”

在石英利看来,单亲家庭长大的小蒋,性格与别的孩子有所不同,“很多事情不愿意和老师、家长讲,他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,更愿意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理。就这件事而言,我不能讲谁对谁错,但从平时表现来看,他并不坏,他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,非常可怜。”

“受伤的那方非常痛苦,他也是一样。”石英利说,这件事情也给了学校、老师一些教训,“管理一定要到位,